Tag Archives: 濮塘

记深山遇孤坟

濮塘有女唤村英 嫁与大岘欧阳柏 岁岁青山岁岁青 年年人间添白鬓 一世恩爱短如梦 未能同去亦成恨 满山翠竹生翠叶 片片皆映夫君影 初识常有幽会处 竹海深处空地生 碎石堆起相思冢 从此年年待清明 青山有 ...

密码保护:记梦.乙亥年七月十一

梦一.钓鱼 被窗子外面的嘈杂声闹醒,起身一看居然有三个人在我鱼塘里钓鱼,顿时火冒三丈,我在小房间里明明有人,他们还明目张胆的钓鱼。 于是我对着窗子对他们喊话,连续喊了三声,居然无动于衷。更加难 ...

三年近况

愚钝半生,不善与人交往,二年有余,流狗为伴。性随田园, 酉鸡年,得院落亩余,塘三亩,安享两年。 然力、财皆不支,遂托与他人承租,且约法三章,不动闲花,不挪绿枝,余徒留偏房一间,全瓦皆无,了却此 ...

重归平静

七月的仲夏夜,凉风正好,门前的毛草已有一米多高,牵牛花的蔓藤蜿蜒其中,少数爬上了铁丝围栏,它们要是盛开了,这个夏天也就悄悄的远走了。昨晚在夜色中送走了年迈的流浪狗,悲凉而又无助。 去年冬天,一 ...

濮塘.雪融

西风带雨急来,乱枝临窗道寒
青瓦挂残雪,老檐垂细水
平湖虽清碧,鱼踪难觅
此处更寒何独守,寸绳锁轻舟

濮塘.夜雨

萧山落遗院,
孤灯挑夜雨。
东房香渐瘦,
半载无人语。

戊戌春恙

陈墙漏瓦,碧空不见云裳。忘年茅舍,竹篱东倒西歪挂北墙。 破落处,枯枝新藤缠嫩叶,南风过,几只画眉压新枝。 难翘首,鸟语香樟,桃花落尽,红满小塘。 小院落,粉樱扔挂枝头。 病殃殃,非得春华尽去,方得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