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密码保护:久别重逢

一条乡间的柏油路,满是收割的麦子。年轻的父亲单车上挂着年幼的儿子,艰难的漂在麦秸上,蠕动。麦香里夹裹着父亲虚伪的不耐烦,还有年幼的孩子对父亲真诚的依赖。 在不算拥挤的人间,久别重逢了你。你 ...

梦回彭洼,幸运3d

院子里裸露的土地杂草丛生,而二十多年前铺的一小块水泥场地也已经裂痕交错,野麦子在裂缝中生长得旺盛。老房子前倒是没有了野草,尽管只是用土精堆砌的,它也已经40多年了,因为四壁倾斜,大大小小的裂缝遍布墙 ...

往事梦中也已难圆

谁知道又和她相遇在人海,南京城的一个破旧角落,遇到了早已嫁人的茜姐,容颜略变成熟,穿着却还是以前一般朴素,眼角微露疲惫。不少年未有音讯,重逢有些许紧张,不过我还是平静了情绪,微笑地跟她询问:“过得 ...

怪异梦之奇光与魅影

昨晚在牌楼巷47号的万源宾馆又住了一夜,临睡前也没忘记不能浪费了住宾馆的钱,痛痛快快地洗了两次澡,并且把内部和袜子一并洗了,顺便就挂在空调出风口晾着了,可惜不是处子之身了,要不然高高挂在空调上的内裤 ...

梦两场相逢阴阳两地间

这些年,过成如此,未曾抱怨,未曾倾诉。醉生梦死地鬼魅般荡漾在异地他乡,像皮影戏里的小人儿,充了气,自由地飘,也不知过了多久,蓦然地发现,那个曾经魔术师版的白屏已远离去,所以这绚丽多彩的情节也便悄然消失了,原来走过了生命的尽头,自己却还未知。近日两场梦,不知是下面的人想我,还是我想下面的人了,或者还是若即若离地也要离开这人世了。
READ ON

生之如梦,而梦浮华。

梦之一,前几日,女友在理发店洗头,我坐于一张椅子上等候,不一会就悄然入睡,白日梦随之而来: 嫦娥甚是美丽,见一面便爱上,奈何她一心蹦月而去,我一时心急,化为一只兔,随她去了,如此每日尽坐嫦娥之怀, ...

梦里“荣归”

以下内容是前几天晚上做的一个梦,这么多年的读书,给我带来的不是硕果累累,而是梦里的恐惧,不知道为什么会做这样的梦,回到现实里,毕业三年了,仍然没有还清。

又是一个春夏之交的日子,和煦的春风总让人觉着睡意浓浓,春光里,我踏上了回家的旅途。长途汽车站下车后,离家还有一大段距离,步行的话,需要一个半小时,我选择悠哉地走着。

没有走出几步远,后面上来一辆私家车,停在我傍边,我并没有注意,因为对车没兴趣,所以也看不出那车是什么牌子,我打算继续埋头向前走,总觉得走在这路上,有点优势感,毕竟乡下能上得了大学的不多,突然被很陌生的声音,喊住了,分明是喊我的名字,我四下张望了一下,并没有发现有认识的人,直到那私家车里探出个脑袋,才认出是邻居,小时候也经常一起玩的,他和他老婆还有小孩,他们热情地要带我一程,我难以拒绝就上车了。

攀谈之中知道,那私家车他们去年就买了,一家人在外面打工,赚钱很快,家里的楼房也早就盖起来了。听了这些之后,我突然觉得失落起来,7年前自己考上学校走了,那时候是什么样,现在还是什么样。邻居的老婆是个很漂亮的女人,也很善解人意,她看出了我的失落,就笑着跟我说:“我们在外面赚钱,可能确实比你拿工资多多了,但是我们每次看到你,都是很羡慕你的,因为你是咱们村子少有的文化人,咱们村子的骄傲,钱不能说明一切的。”,听了她的话,我也就觉得有道理,没那么自卑了,甚至有些自豪起来。他们帮我送到家门口,我连连道谢,一家人都微微地对我笑着。

傍晚的时候,向着村子东头走去,碰到一位儿时的伙伴,也是小学的同学,他早已经成家立业,看到我,他非要拉我到他家坐坐。他家的破屋子什么时候重盖的我一点也不知道,现在的这屋子,虽然不算华丽,但也大气的很,日子过的很殷实,他小孩子早就上小学了。

坐下来闲聊的时候,我突然发现他很似乎很苍老了,我禁不住问:“你怎么显得这么苍老?”,他满脸疑惑地看着我:“怎么了啊,不是我苍老了啊,你也一样变老了啊,我们都三十了啊,不是那十几岁的年代了啊。”,“我也看着见老吗?可是我还没有结婚啊,怎么就老了呢?”,我一下子又失落起来,攀谈两句,便匆匆离去了。

回到家后,我赶紧跑到那陈旧的镜子前,里面的人真的很陌生,脸庞上有了皱纹,皮肤是那么的粗糙。原来不知不觉,真的恍如隔世了,我赶紧跑过去,问妈妈:

READ ON

两年一回漫漫长夜

image

昨晚不知道为什么,觉得比较疲惫,九点半便开始酣然入睡了,幸运3d还是待机状态,准备一觉睡醒去踩踩博友们的,谁知竟然一下子便睡到凌晨四点半,然后继续睡到六点半。我这个人有个不好的地方,每一次做梦,第二天的清晨,梦的每一个细节总是会记得很清楚。

READ ON

三十而立喜得贵子

有一天,老婆告诉我,她怀上了,我一下子喜出望外,这真是天大的喜事,我告诉她好好保养身体,好生个健康聪明的小孩,老婆一脸惆怅:“可咋们还没结婚呢!”,我一想起来,确实还没结婚呢,那要是让老婆爸妈知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