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散文散写

等你 今冬的第一场雪

很多人说,这两天南京会下雪,于是,前天晚上我在外面等到三点多,最后,等到的只是灰白的天空和呼呼刺骨的寒风。回家的路上我肆意地走在公路中央,冬天的风,把一切有安乐窝地生命都吹进了温馨地窝,我像平常一 ...

我的灵魂

我不知道上帝何时创造了灵魂,所以我不知道我始于何时;我也不知上帝与何地创造灵魂,所以我也不知自己生于何处。 羡慕着生生世世的轮回,上帝说要我和狼学三千年生存之道,这样我才会被赋予一次生命,于是,我 ...

写在今夜的2007的回响

   疾驰的车,冷清的路,掠眸而过的光,附和着车而颠簸的身体,怀柔着从繁华三千到鸡犬相闻的落寞。心归于何处,归于平静,于平静处,听似水流年。    辗转人生,寄身红尘,红尘摆渡,渡得过我轻轻的躯壳,却渡 ...

请跳支舞吧

天,渐渐丢失了灰蒙蒙的光线;夜,慢慢点亮了冷清清的霓虹。在一个遥远的城市,我习惯了咖啡,延续着乌鲁木齐熟悉的味道,又是一个夜晚,又是一杯咖啡,又是一首音乐。 咀嚼着已经不真的空气的味道,夜晚,我更 ...

王母的澡盆

   穿过一片似沙非沙的沙漠后,终于从乌鲁木齐跑到了,天山脚下,是有天池的那段山脉。边疆就是有特色,不管什么时候,照着太阳就热的要死,没晒着太阳就感觉冰块跑骨头里去了。
     传说中的天山,挺让我失望的,也不知到几千米处就到了天池了,波光粼粼的,还不错。这么高的天地非要弄几艘快艇在湖里面穿梭穿梭。湖边除了石头,还有山上倒下的木头,每根木头都很吓人,好像都成过精一样,老的古灵精怪。 READ ON

午餐的咖啡

   同一间面馆,我在同一个位置坐下,只不过,对面的位置空了。因该说对面的两个位置空了。
   老板娘,和平常一样,总是亲自拿着菜单到我们面前:“今天吃什么面?”,在她问之前,她总是点好一样——豆角肉拌面,那是我的。
  老板娘:“今天怎么就一人,你的那位小同事呢?” READ ON

梦里盐城

傍晚,生硬的建筑让视野不能放逐,脚步为身体寻觅了一方阔土,于是,在这西域的土地上,看到一丝东方的色彩。如果说记忆非得从一个地方开始的话,那么,我的记忆应该始于那空旷的火车站,一座并不属于城市的车站 ...

心已经飘向远方

一转眼已经是一点多了,划去两个小时的时差,乌鲁木齐时间也晚上十一点多了,在新疆快一月了,有点想南京,真的,不管自己走到哪里,都觉得南京是自己的根,甚至在没有考上学校之前,就已经认定了南京,高考自愿 ...

老人与位置

初到乌鲁木齐,总是人生地不熟的感觉,晚上,尽管不是月圆之夜,一点点的月牙也显得特别皎洁,掩盖几乎所有的星。水总是透心的凉,也不知道七千里之外的南京热成什么样子了,同事一行几人一直上下班都是打车,他 ...
1 4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