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段沟满河平的回忆

对于下雨,我已经找不到最初的回忆了,尽管下雨的时候,到处都潮湿,到处都泥泞,到处都是泥巴味儿,这么多年来我还是一如既往的喜欢下雨天,特别是夏天的雨。

夏雨,不像春雨那样绵绵不绝,更没有冬雨那样寒冷刺骨,夏天的雨总是来得浩浩荡荡,下得无限壮观,走的潇潇洒洒。尤其喜欢那种连续下了几天的倾盆大雨,一般这样的雨下个一天,家乡的大小河道就都已经满满的都是雨水了,如果继续下的话,用老人们的话,那就是“发大水了”,发大水的时候,河上的桥梁,漫了;地里的庄家连最高的玉米杆也只露出水面一点点;很多地势低的小路跟河道都融为一体变为大的河道了;很多人家,不停地忙着将屋子里的水,用脸盆一盆一盆地往外出;有的,老屋在经历了多次这样的大水,最终倒塌了。

家乡的人,似乎也习惯了,这样的灾害,庄家可能要毁了,可总是看不出大伙儿有太大的悲伤。这样的大水,是我的天堂,有水,便会有鱼,水越大则鱼越多,那时很小,父亲不让我下水,我就只能看着大人们,一网一网地把鱼从水里打上来,放进鱼篓,大一点的孩子,没有大网,就用小网放在水流较急的小水口,一会儿功夫也能收获很多鲫鱼和鲤鱼。

我们家族在村子里只有十来户人家,属于小户人家,没人会捕鱼,父亲也不例外。不过,在一个沟满河平的晚上,父亲把我喊上,说去逮鱼去,我兴奋不已,不知道父亲从哪里借了一张大网,在西面的长流河找了个合适的地方,几块布,几根木桩构成了简易的雨篷,旁边有个草垛。父亲下网的地方,在别人下网的下游,只能捕一些他们的漏网之鱼。刚开始的时候,好多网都没有看到半条鱼,后来别人都回家睡觉了,父亲任然在那每隔几分钟就捞一下网,惊喜,从一条一斤多的鲤鱼开始,渐渐地到了半夜的时候,每一网兜都捞上几条。

水很大,也很急,不能失足掉河里去,要是掉下去,就很难上来了,渐渐地我困了,不知道是谁家的草垛,我发现草垛里还有一个不大不小的洞,里面完全是干的,于是我又把洞里的草扯出来一些,自己钻进洞里,望着外面昏暗的电灯光,时时被吹起的草,河面上依然密密麻麻的雨点,雨棚里依旧全神贯注的父亲,似乎一些都是潮湿的,再摸摸自己身边的麦秆草,那是干的,干的不带一点潮湿,那个草垛肚子里的洞,也许是我感觉最温暖的“房子”了。后来,我就在草垛里睡着了。

不知道怎么醒的,也不知道是如何回家了,也忘记了父亲那晚上到底捞了多少鱼,那是父亲短暂的一生中唯一的一次捕鱼,后来,我们这个家族不会捕鱼的现状,被我彻底打破了,我比谁都能吃苦,恰又比同龄的孩子,包括长辈们更懂得鱼虾的习性,所以,我总是能满载而归,依稀记得在一个天还没有亮的早晨,在村头遇到一个以捕鱼和杀猪为生长辈,他看着我拿着超过我身高的网,又看了看天色,对我说:“你们这一大家子,也就出了你这么一个喜欢下水,喜欢逮鱼摸虾,也能逮鱼摸虾的人了。”

后来去了很远的地方读书了,下水捞鱼的机会也越来越少了,渐渐的眼睛也近视了,直到考入大学完全放弃了“渔夫”这个五分3d的职业。

小雪转中雪

5 Comments On 那一段沟满河平的回忆

  1. avatar

    提个建议,如果字很多的话,字体稍微大点,分段一定要清楚点。。。。

  2. avatar

    @月夜
    写多了的话,往往没人看了。
    @月夜
    会经常互访的,放心吧,qq过几天加你。
    @夜色
    一般有思路,又想写的时候,总是挺不住敲键盘的手指。

  3. avatar

    BS你,你不去写小说真是浪费了,一篇日志能写这么多字.

  4. avatar

    你的链接我已经添加上了,希望以后能多多互访,相互支持,呵呵。
    PS:希望能加上我的QQ:贰柒零伍零玖伍玖玖,方便交流联系,谢谢。

  5. avatar

    这么好的文章,一看就知道是一个认真写博的朋友。

| 真的AJAX提交哦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