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是不是没有的方向

   班车缓缓地停下,因为太舒适,路上一直困意缭绕,下车的骚动还是惊醒了我,我慌忙地站起来,不确定自己到了哪里,向车门走的时候不小心碰了一位女孩子的头发,我并没有注意什么,随口说了句:“对不起。”,脚步并没有停下,快走到车门的时候,听到背后传来一声:“没关系。”带着淡淡的笑声,我回头看了一眼,是位很漂亮且有气质的女孩。
   雾,似乎将袭来,这趟车的目的地是明月港湾,我是中途下,从没有到过目的地,看来这次确实是错过站台了,都是在途中,只是,坐标不一样,看来,第一次,要在南京迷路了。
   沿着车的反方向走去,不知不觉,雾,已笼罩了初冬的郊区。有雾的夜晚,似乎特别的安静,路灯附和着声音失在朦胧中。似乎,有淡淡的琴声,尽管琴声还很小,我还是一下子听出了,这是一首让我心酸的曲子——田吉亘的《遥远的旅途》,音乐从一条巷子里传出,我试着去寻找,巷子并不是太深,到源头处,才知道,只是一张正在播放的CD,呆呆地站了一会,直到老板问要点什么的时候,我才知道我的目的地不是这里。
   走出巷子,是失落的感觉,《遥远的旅途》是零三年FLASH作品《大鱼,海棠》的背景音乐,我深深地喜欢。
   继续向回走着,偶尔有车,因为雾,有光的的时候,我也不再有影子。走到枫叶苑的楼下时,我没有开灯,只是摸着黑,上了六楼,打开门的时候,房子里很安静,只有我一人。
   客厅里,我没有开灯,进了房间,我没有开灯,只是开了幸运3d,打开音乐后便关了显示器。
   房子的布局和在中山北路住的时候是一样的,一个大的组合衣柜,一张床,一张桌子,一张椅子,一扇大的窗户,一个阳台,从中山北路到雨花台再到乌鲁木齐最后到江宁,我似乎一刻也没有停止过,不知道为什么,不想坐,也不想躺,只是依在衣柜上,透过窗子,再穿过阳台,看外面早已不存在的景,音响里缓缓传来的是马修连恩的《布列瑟农》,又名《狼》,只觉得,自己失群了,更不知道自己需要什么,半年来,渐渐失去了方向。活得挺自在,拼命地上班,不管拿多少钱;拼命地运动,不管是否透支了生命;拼命地走路,不管身边擦肩而过的人;拼命的搬家,不管它给我留下的记忆;拼命地忍着痛与苦,不管它是否是毒药。
   一个女孩子说我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一个女孩子说我想娶的已经不是她;一个女孩子说无法忘记让她生命充实的我;一个女孩子说我是她心灵的最后一道底线;一个朋友说我是他这辈子再也处不到第二个的兄弟;一个朋友说我是他生命的最后一座桥,桥的一端是永远安全的家。当他们都渐渐离去时,我才意识到我有多么孤单,在我意识到自己是多么孤单的时候,我却成就了我永不孤独的人生,是的,我孤单,但,不孤独!
   穿过塔克拉玛干大沙漠,我在天山脚下看着那挡住我东眺的雪峰,夜晚,我在大漠边缘看着似乎只有童话里才能看到的月亮,它将广袤的土地照的皎洁无暇,像是风平浪静的湖,也许这是我暂时选择的方式,带着对金陵的依恋,力所能及地去踏过每一寸没有踏过的土地。
   有的鱼,是永远都关不住的,因为它属于天空,有时候,执着地追求却是为了恰好的错过,所以,我想,我只是没有了那么多浮华的追求,而并不是失去了方向。
   窗外,传来鸡鸣声,很准时,晚上十点半,奇怪的鸡,总会在我要休息时打鸣。

小雪转中雪

5 Comments On 生活是不是没有的方向

  1. avatar

    你突然来个“唉”是什么意思呢,莫非又有什么感慨要发,有的话就说啊。@茜

  2. avatar

    07年12月, 那时候我还在乌鲁木齐, 很潇洒.哈哈

  3. avatar

    唉!!!

  4. avatar

    老大,你累了点,把神经别绷的那么紧,放松点。。。。。

  5. avatar

    我们无师自通的学会了自欺欺人,虽然我们在夜深梦回时也会憎恨自己的虚伪与无为但是我们就象被囚禁的鸟,根本就无能为力。

| 真的AJAX提交哦

发表评论